首頁 > 正文
墊江:傳承竹編手藝 過上美好日子

一月六日,墊江縣大石竹編制作室內,殘疾人員工正在編織竹製品。記者 齊嵐森 攝\視覺重慶

  走進位於墊江城區的大石竹編制作室,竹子的清香撲面而來,長2.3米、高1.2米的竹編畫《紅樓十二金釵圖》映入眼簾,4名工人有的在用排針剖篾器剖出僅1毫米細的篾條,纖細的篾條在空中舞動;有的用黑白兩色篾條編織肖像畫。仔細觀察,這4人均有不同殘疾。

  “徒弟們靠這門手藝找得到飯吃,我歡喜得很!”1月6日,84歲的趙行恩走進製作室,對忙活的徒弟不時指點一二。

  趙行恩是市級非遺大石竹編第五代傳承人,30個徒弟中有10人有殘疾。談起收殘疾人為徒的初衷,他呵呵一笑:“他們掌握一門手藝,能自食其力過上好日子,不就給國家減輕負擔了嘛。”

  讓趙行恩更感欣慰的是,在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當下,竹編這門老手藝不僅讓殘疾人過上了好日子,更改變了他們的精神風貌。

  殘疾人學手藝

  “雙手編織出好日子”

  今年54歲的徐登科是趙行恩的第一個殘疾人徒弟,因患小兒麻痹症落下殘疾。

  以前墊江很多人家就地取材,用慈竹、斑竹、楠竹編織蓆子、籮筐、斗篷等生活用具。“上世紀90年代初,我花3天時間編一牀蓆子能賺10塊錢。”徐登科説,隨着時代發展,其貌不揚的竹編生活用具漸漸被淘汰,他曾想過放棄。

  1993年的一次機遇讓徐登科重燃信心。當年,趙行恩計劃編織4套系列竹編肖像畫,因人手不夠便找到了他。學藝3個多月,他的手藝長進不少。

  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,趙家看到竹編工藝品廣闊的市場需求,開始注重創新,靠研發精美別緻的工藝品打開市場銷路。

  徐登科開始學習編織工藝席。工藝席因有龍鳳等圖案,高檔、精美,售價高達千元,有很多客户前來定製,徐登科的日子因此越過越滋潤。

  “前些年,我成立麗丹工藝美術品有限公司後,優先錄用殘疾人,讓他們靠自己的雙手過上好日子,得到社會尊重。”趙行恩的兒子趙向陽,是大石竹編第六代傳承人。他説,公司共有員工16人,其中10人是殘疾人,他們手藝好,做活路勤奮又仔細。去年,墊江一家民宿訂購近300件竹編產品,接到訂單後,他們在4天內就趕製完成了。

  精氣神提起來了

  “把所有煩惱拋在腦後”

  “我不知道你是誰,我卻知道你為了誰……”在近日舉行的一次行業文藝匯演上,周文江落落大方,深情演唱《為了誰》。

  趙向陽回想起2017年初見周文江時的情景:“無精打采,衣服髒兮兮的,他家的土坯房兩面透風,説是蓋4牀被子都不熱和。”周文江身材瘦小,行走不便,但手很靈活,也靜得下心。來到製作室後,他傻了眼,大家手指翻飛,一根根篾條在空中劃過優美的曲線,他感到震驚的同時,心裏打起了撥浪鼓:“這麼難的手藝,我能學會嗎?”

  “熟能生巧,你若真心想學,我就一定認真教。”趙行恩的一句話讓周文江吃了定心丸。幾年學習下來,他手藝精進不少,前不久編織的一套系列竹編肖像畫售出1.35萬元高價。

  “迷上竹編後,我把所有煩惱都拋在腦後。腦殼裏面想象中的東西我幾下就能編出來,變成產品賣得到現錢,好有成就感哦。”周文江説。

  徐登科對此也很有感觸。他歷時40多天編織出的書法作品《一諾千金》賣出了2.4萬元。這幅書法作品長4米、寬1.5米,筆鋒遒勁有力,頗有韻味。“竹編手藝不僅改變了生活,也成了我的精神寄託。”他説。

  “他們雖然身體有缺陷,但沒有怨天尤人,而是在生活中學習本領。目前徐登科和周文江都已成為非遺傳承人。”趙向陽説,鄉村振興也要提升農民精神風貌,殘疾人通過竹編手藝成為能工巧匠,提振了精氣神。

  我們都是追夢人

  “相信更好的日子還在後頭”

  跟着學了幾年手藝,周文江的日子實實在在得到了改善,他説下一步就是考慮終身大事了:“我相信更好的日子還在後頭。”

  徐登科笑着説,今後做不動竹編了,就想經常和家人聚聚、出去旅遊見世面。

  為了讓綠色環保的竹編產品擁抱更大的市場,趙向陽也有一個夢想——在老家墊江縣大石鄉建設竹編文化產業園,園區走文旅融合之路,既可以生產、銷售竹編產品,還可以吸引遊客前來體驗竹編制作,也能帶動更多鄉親就近就業增收。

  目前,這個夢想已邁出了第一步,大石鄉竹編展館已經開館,館內不僅陳列竹編產品,還收藏有近5000冊趙家人的藏書,成為當地村民欣賞藝術品、學習種植、養殖技術的好去處。

  “我們都是奮鬥者和追夢人。”趙向陽説,目前,他的公司累計研發出竹編畫、提包、果盤等10大類60餘款主要產品,其中以手感柔韌細膩、美觀大方、具有文化底藴的竹編畫最具特色。將來,他將吸納更多殘疾人就業,打造富有本地特色的新產業、新業態,為鄉村振興注入源源不斷的動力。(記者 趙迎昭)

編輯: 劉磊
城市相冊
欄目精選
每日看點
重慶正事兒
本網原創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9601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