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正文
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公佈“重慶藏寶圖”:20年“挖”出19萬件寶貝

彭水縣中井壩遺址發掘區全景

合川釣魚城范家堰遺址發掘區全景

陶辟邪搖錢樹座(豐都匯南墓羣,東漢)

青銅器蓋(奉節永安鎮遺址,戰國)

涪陵區大河口遺址出土陶罐(玉溪坪文化)

雙龍玉佩(涪陵區小田溪墓羣,戰國)

江津區朝源觀遺址正殿(明清)

  10月14日,在全市“十四五”考古工作座談會上,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公佈了重慶考古研究成果:全市登錄不可移動文物達25908處,20餘年來出土文物及標本19萬餘件……這些考古發現表明,重慶是中國史前文化序列最完整、延續時間最長的地區之一,擁有着作為長江上游史前人類樂園的重要地位,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、長盛不衰文化基因的重要構成部分。

  全市共有不可移動文物25908處

  巫山猿人的化石在巫山被發現,重慶有人類活動的歷史,被推進到了200餘萬年前。從200萬年前綿延至今的人類文明,究竟在重慶大地上留下了多少璀璨文明?

  市文化遺產研究院的統計數據顯示,重慶全市登錄不可移動文物達25908處,居全國第12位;其中地下文物17228處、石窟寺917處,為考古工作探索未知、揭示本源提供了豐厚土壤。

  近年來,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有2個項目入選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(2012年渝中區老鼓樓衙署遺址、2019年合川區釣魚城范家堰遺址)。我市現有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、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(主要承擔古人類遺址考古發掘工作)兩家考古團體領隊資質單位,全市具有考古項目負責人(考古領隊)個人資質27人,專職考古工作者260餘人。

  市文化遺產研究院院長白九江説,如今這樣豐碩的成果,離不開重慶數代考古人前赴後繼的艱辛工作。早在清代晚期至民國早期,已有一些外國探險家、博物學者在重慶開展考古調查工作,與考古學傳入我國的時間幾乎同步。

  抗戰時期,重慶逐漸成為中國文物考古、歷史研究學者聚集之地。以郭沫若、常任俠、衞聚賢等為代表,在重慶開展了一系列的考古發掘,開啓了重慶考古的先聲。

  新中國成立後,通過考古人艱苦卓絕的努力,重慶考古構建起重慶曆史文化序列的基本框架,大幅延伸了巴渝文化的源頭及軸線,實證了巴渝文化參與中華文化多元一體的歷史發展進程,豐富了巴渝文化的歷史內涵。巴渝文化與周邊文化的融合交流,共同譜寫了源遠流長、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。

  20餘年來出土文物及標本19萬餘件(套)

  三峽考古的成功開展,直接促進了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、萬州三峽移民紀念館、巫山博物館、忠州博物館、夔州博物館、雲陽博物館等三峽庫區博物館羣的誕生。

  據介紹,20餘年來,我市三峽考古、基本建設考古、主動考古共出土19萬餘件(套)文物及標本,其中珍貴文物達4萬餘件(套),佔了重慶國有館藏30%左右,具有重要的歷史、科學和藝術價值,極大地助推了我市區縣綜合博物館建設和全覆蓋,促進了文物和旅遊的深度融合發展。

  合川釣魚城、涪陵白鶴梁進入了我國申報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錄,併成為國家申遺重點培育項目。釣魚城遺址還入選國家150處大遺址和國家考古遺址公園。

  近年來,重慶還先後啓動了萬州天生城、巫山龍骨坡、奉節白帝城、渝中老鼓樓、江津石佛寺等市級大遺址保護和考古遺址公園建設,重點推進三峽考古遺址公園羣建設,進一步系統展示巴渝文化、三峽文化,提升重慶考古遺址保護展示知名度、影響力,促進重慶文旅融合發展。

  下一步,重慶將重點謀劃東亞早期人類探源、巴文化起源、巴渝石窟寺考古、重慶古代城址考古、古代手工業遺址考古等重點項目,深化考古價值挖掘研究,講好中國故事、重慶故事。

  同時,重慶還將實施一批重大考古遺址項目,建成合川區釣魚城遺址、渝中區老鼓樓遺址等遺址公園,大力推進忠縣皇華城遺址、萬州區天生城遺址、奉節縣白帝城遺址等三峽考古遺址公園羣建設,開展以大足石刻為重點的石窟寺考古。重慶晨報·上游新聞記者 李晟

編輯: 陶玉蓮
城市相冊
欄目精選
每日看點
重慶正事兒
本網原創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6613031